1. <th id="pqwro"></th>

        <em id="pqwro"></em>
        <rp id="pqwro"><object id="pqwro"><input id="pqwro"></input></object></rp>
        <rp id="pqwro"></rp>
      1. <th id="pqwro"></th>

          最新資訊LATEST INFORMATION

          最新資訊

          華鑫創投 財經周報 109期 作者:華鑫創投 時間:2020-09-11 瀏覽:59


          華鑫創投  財經周報


          2020.9.7 星期一

          證券日報頭版:證監會和銀保監會重磅發聲,資本市場增量長期資金正在趕來;兩大監管部門對于推動長期資金入市的“一致行動”并非偶然,而是資本市場進一步高質量發展的客觀需要。只有提高投資端的質量,才能夠真正發揮資本市場服務實體經濟的能力,才能夠為高質量的直接融資提供支撐。



          2020.9.8 星期二

          銀保監會修訂信用保險和保證保險業務統計制度,對于無故晚報,或多次錯報、漏報、瞞報的財險公司,銀保監會將建立黑名單制度,適時通報批評。


          銀保監會打擊非法金融活動局:堅持對所有保險活動實行嚴格準入、持牌經營,要加大對借助互聯網手段開展的新型非法商業保險活動的打擊力度,要把網絡互助平臺納入監管,盡快研究準入標準。


          中銀協發布銀行業從業人員職業操守和行為準則,明確建立違法違規違紀人員“黑名單”和“灰名單”,對納入相關名單的人員實行通報同業、行業禁入等懲戒制度。


          中銀協:截至2019年末,全國25家汽車金融公司資產規模達9063.71億元,同比增8.03%;有7家汽車金融公司完成增資,合計增資約137.8億元,行業連續三年增資超百億;零售貸款余額7193.8億元,增幅13.1%,行業平均不良貸款率0.5%。


          中基協:截至二季度末,國內資產管理業務總規模約54.75萬億元;其中,公募基金規模16.9萬億元,私募基金規模14.9萬億元,券商及其資管子公司10.26萬億元。


          上海9部門進一步加強金融廣告監管,明確未取得相應金融業務資質的市場經營主體,不得宣傳推廣相關金融業務活動。


          新發基金昨日再現兩只“百億級”爆款。其中,中歐責任投資募集規模超200億,基金募集上限為100億,提前結束募集會進行比例配售;匯添富穩健添盈一年募集規模也超過百億。


          中原資產原副總裁黃燕茹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調查。中原資產原總裁岳勝利在5月被免職,7月底被通報接受調查。


          2020.9.9 星期三

          央行營業管理部主任楊偉中:研究制定中國版“監管沙箱”出箱標準,真正實現“進得去、出得來”,努力打造具有中國特色、與國際接軌的中國版“監管沙箱”。


          證監會印發《關于進一步加強中國證券業協會自律管理職責的意見》,從全面實施證券從業人員自律管理等八個方面對加強協會自律管理職責提出指導意見。


          北京銀保監局發文嚴控個人信托貸款外包風險,要求信托公司應獨立審批貸款,獨立自主進行貸款決策,不得將核心業務外包第三方。


          螞蟻旗下,國內最大網絡互助社區相互寶表示,相互寶上線之初就實行實名制、無資金池、全程風控、公開透明這四大準則,確?;ブ鐓^的平穩、健康、可持續運行。相互寶期待在監管指導下,推動行業健康發展。



          2020.9.10 星期四 教師節

          據21世紀,監管部門上半年就金交所清理整頓和風險處置征求意見,擬禁止金交所向個人銷售產品及異地展業,不得與互聯網金融企業、房企等違規開展業務合作,并實施穿透式監測監管。


          銀保監會:對保險資金投資的債轉股投資計劃實施分類管理,并設置單一公司50%和集團合計80%的投資比例限制。


          銀保監會規范保險公司健康管理服務,將保險公司健康管理服務分為健康體檢等七大類型,對健康管理服務的概念、服務內容和實施目的進行界定,并提出健康管理服務應遵循的原則和要求。


          銀保監會就償付能力監管規則執行情況開啟行業自查,旨在全面了解償付能力信息公開披露等監管規則實施情況,切實發揮償付能力市場約束機制作用。


          2020.9.11 星期五

          銀保監會調整交強險責任限額和費率浮動系數,自9月19日零時起實行。


          上海銀保監局要求精準有效防范化解各類風險,包括防范影子銀行風險再起、加強房地產等重點領域風險防控、加強合規管理與案件風險防控等。


          上海啟動劃轉國有資本充實社?;?,劃轉比例為國有股權的10%,要求今年年底前完成。


          中證協:下一步將重點圍繞“系統搭建場外市場業務、場外衍生品業務自律規則體系;加強場外市場業務、場外衍生品業務監測監控;推動場外市場業務、場外衍生品業務發展”三個方面推進證券公司場外業務發展。


          券商中國:今年4月險資投資自查后,監管發現了不少問題,近日向保險業做了通報。據悉,銀保監會在通報中指出,一些機構自查報告報送存在問題,并點名了23家機構。要求被點名通報的保險公司再次開展自查,并于2020年9月底前重新報送自查報告。




          國務院稅制創新:公司型創投基金迎來重大政策利好


          近日,國務院下發了《國務院關于深化北京市新一輪服務業擴大開放綜合試點建設國家服務業擴大開放綜合示范區工作方案的批復》(國函〔2020〕123號),其中,對于公司型創業投資企業在稅制上進行了重大創新,雖然這個政策只是在北京開始試點,但后期成熟后肯定推向全國,公司型創業投資基金將迎來政策利好。


          由于我國的企業所得稅制度采取的是古典所得稅制度,即公司賺取所得需要在公司層面繳納企業所得稅,稅后利潤分配給個人需要扣繳20%的個人所得稅,即存在同樣一筆所得既在公司層面繳納所得稅,又在個人層面繳納所得稅,經濟性重復征稅導致個人實際稅負高達40%。因此,在創業投資基金設立方式上,考慮到稅負因素,公司型基金一直是劣后于合伙型基金的。



          image.png
          根據我國稅法規定,合伙企業不是所得稅納稅人,合伙企業取得的所得直接由合伙人繳納稅。因此,創業投資基金采用合伙企業形式可有效避免經濟性重復征稅問題。所以,大家在實踐中可以看到,目前在中基協備案的PE投資基金大部分都是以有限合伙企業形式存在的。

          相對于公司型基金而言,合伙型基金雖然有“穿透稅制”的特點,不存在經濟性重復征稅問題。但是,從稅收制度層面,為了防止避稅,稅制就要求合伙企業當年賺取了利潤,不管合伙企業是否實際向合伙人分配,都必須分攤給合伙人交稅。實際上,在PE投資的實踐中,合伙基金協議往往規定了非常復雜的利潤分配原則,比如優先級分配達到一定比例,劣后級才能分配。隨著合伙基金投資收益達到不同比例,優先級和劣后級投資人之間的分配比例都在不斷變化。不到最后基金結束,無法準確知道每個合伙人應分得的所得。由于我國稅法要求,合伙企業當年賺取了利潤,就必須分攤到對應合伙人,合伙協議約定不清,就按投資比例分,投資比例不行就平均分攤,且不允許只將利潤分攤給部分合伙人交稅。因此,稅制的要求就和PE投資基金的實踐產生了很大的沖突。這就表現為我國目前合伙企業稅制和PE投資基金的實踐出現很大脫節,這也造成了很多合伙型投資基金面臨很多不確定性的稅收風險。

          而公司型基金則不存在這個問題,公司型賺取的利潤只要在公司型基金層面交稅,不實際向投資人分配不存在所得稅問題。而如果實際向投資人分配,都已經是確定性事件,也就不存在稅收爭議了。但是,公司型基金經濟性重復征稅的特點導致了大家都不愿意采用。這次,國務院關于深化北京市新一輪服務業擴大開放綜合試點建設國家服務業擴大開放綜合示范區工作方案的批復對于公司型創業投資公司進行了大膽的稅制層面創新:在中關村國家自主創新示范區開展公司型創投企業所得稅優惠政策試點,在試點期限內,對符合條件的公司型創投企業按照企業年末個人股東持股比例免征企業所得稅,鼓勵長期投資,個人股東從該企業取得的股息紅利按照規定繳納個人所得稅,具體條件由財政部、稅務總局商有關部門確定。

          這里,我國稅制層面換了一個方式,創造性地緩解了公司型基金的經濟性重復征稅問題。即從鼓勵長期投資的角度出發,對于符合條件的公司型創投企業按照企業年末個人股東持股比例免征企業所得稅,個人股東從該企業取得的股息紅利按照規定繳納個人所得稅。

          假設如上圖,符合條件的公司型基金(具體條件有待財政部、國家稅務總局明確)個人投資人年末占比為80%,該公司型基金當年應稅所得為500萬元。這對于其中500*80%=400萬部分免征企業所得稅,剩余的500*20%=100萬對應的企業投資人部分正常按照25%繳納企業所得稅。

          總體來看,如果國函〔2020〕123號的這一政策全國推廣,公司型基金在稅制層面就克服了合伙型基金的兩大弊端,在稅收上的競爭力更強:

          1、克服了合伙型基金每年都要分攤所得給合伙人,但實際在基金清算前沒法準確分攤導致矛盾的問題。公司型基金只有在實際向投資人分配時對應投資人才交稅,沒有這個矛盾。

          2、合伙型基金取得收益,即使不實際分配合伙人,合伙人也需要交稅,這就意味著合伙人要額外掏錢提前交稅,換來實際分配環節不交稅。但是,國函〔2020〕123號創新的稅制能夠落地,則公司型基金賺取的所得在公司環節可暫不交稅,而沒實際向個人投資人分配,個人投資人也不交稅,節約的稅收既增加了公司型基金再投資的資金量,也解決了經濟性重復征稅問題,降低了個人投資人實際所得稅負擔。

          因此,總體來看,國函〔2020〕123號的政策如果全國推廣,公司型基金在稅制層面應該就整體優于合伙型基金了。所以,在PE投資界,大家對國務院這樣的重要稅制創新還是翹首以盼的。



          -END-

          文章來源:積募,如有侵權,聯系刪除

          分享到:
          根據私募基金管理辦法要求,私募基金產品信息僅面向合格投資者,請您注冊并驗證通過后查詢。
          用戶確認
          個人用戶注冊
          機構用戶注冊
          真人斗牛牛